作者:太源晙

和鲨鱼一起游泳过吗?

「国家叫贝里斯?第一次听到呢。」

老妈偏着头,一脸疑惑。我也一样。贝里斯是前往瓜地马拉的必经之地,我因而得知这个国家的存在,是个与墨西哥东南方国境相连的小国。奇特的是,它是中美国家唯一以英文为官方语言的地方,亦是唯一韩国人需有签证方能入境的国家。

申请签证的费用一人高达五十美元,我发着牢骚,离开贝里斯的入境管理局。虽然是为了前往瓜地马拉才行经的中转站,但既然来了,我们决定到贝里斯的旧都「贝里斯市」看看,不顾一切迈步出发。我们到达一个国家,一向必会造访该国首都,这回原本也打算前往贝里斯目前的首都「贝尔墨邦」,但看了《孤独星球》上的介绍,便改变心意了。

「造访贝尔墨邦的人,都会面临迫切的问题。我到底来这里做什幺?幸好这个城市已经备好了答案。立刻换乘巴士吧。」

《孤独星球》鲜少会对一个城市做出如此恶评,介绍贝尔墨邦的观光资讯甚至不到一页。于是,我们把目标转向至少还有点看头的贝里斯市。

但是,当我们换乘两次几近报废车辆的当地巴士,抵达贝里斯市,却发现这里同样如幽灵城市般荒凉无比。与让人怀疑「我们到底来这里做什幺?」的贝尔墨邦没有两样。

「我们为什幺一定要来这里?难道不能直接前往瓜地马拉吗?」

老妈在旅行中首次吐露不满。

「那就得再绕回去我们走过的墨西哥路线。」

那个方法会花费许多时间、费用和工夫,但早知如此,不如绕原路过去,因为贝里斯市是个无事可做、无处可逛的城市。最终,我们秉着最后一丝希望,紧急变换路线,搭船前往距离贝里斯市一小时船程的「考克岛」。这里有称为「大蓝洞」的庞大珊瑚礁群,是世界上属一属二的潜水圣地。我在网路上看过谐星金炳万在大蓝洞跳伞潜水的影片,据说这是在韩国国内亦相当知名的岛屿。

踏上考克岛码头,一个看板上头写着「Go Slow!」听闻这里名声显赫,我原本以为海边会有点喧闹,但岛上的一切都很缓慢,连带岛屿本身也自然而然被那股氛围同化,显得过于宁谧幽静。三三两两的旅客,手上拿着啤酒瓶,躺在海边享受光合作用。岛上的小狗躲在阴影处避阳,陷入午睡之中。没有旅社老闆或旅行社揽客的嘈吵声,甚至与岛屿相连的大海,恍如也停止了蕩漾,平静无波。除了享受悠闲,唯一能做的只有水上运动。我找着店家,打算参加最基本的浮潜行程,到岛屿三个主要浮潜地点玩水,这次老妈同样抽身而退。

「我绝对不要下水。」

「妈,就趁此机会下水看看吧,据说第二个地点的水深相当浅!」

「哎,不要。我想在旅社休息就好,你自己去玩吧。」

「那先一起出海,妳在船上欣赏海景,我浮潜时再帮我拍照就好。」

虽然我嘴上这幺说,但其实是谎话。这次我一定要把老妈带向神祕的水中世界。我想让老妈知道,欣赏海中世界也像欣赏陆上世界一样迷人。老妈不晓得有多幺怕水,甚至不愿意进入浴池。上回游玩欧亚时,我们行经无数个可以享受水中活动的海滨城市,老妈唯一下海潜水的地方,只有埃及的达哈布。而且为时极短,水深只及膝,这是老妈的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其实与其说是潜水,更準确的说法是,老妈只是身着潜水装备,在浅水区坐一下便起身了。

老妈透过长期旅行,一一消除生平中的恐惧和拘束,成功跨越对陌生事物的恐惧、对年纪的压力,战胜许多曾经认为不可能做到的挑战。老妈往昔所拥有的弱点和障碍,已全数洒落在世界各地。只有一样,就是对水的恐惧感,依旧根深蒂固扎在老妈内心。这段期间我同样做了许多努力,希望能消除老妈的恐水症,但却找不到合适的方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教练阿伦说有个地点水不深,老妈玩潜水也不会有大问题,我顿时生出勇气。我暗示阿伦,我会寻找适当机会让老妈下水,请他也帮忙準备老妈的潜水装备。

终于,我们搭着小船,出发前往考克岛的透明海域。比我年轻许多的阿伦,脸上彷彿饱经岁月沖刷,面容苍老。抵达浮潜地点,他先简单告知安全守则及考克岛大海的相关说明,我宛如在聆听大哥的建议般,双手拼拢膝上正襟危坐。据阿伦所言,此地是继澳洲「大堡礁」之后,全球第二大的珊瑚礁群。只要听到排名之类的介绍,我总是满腔期待。

在第一个浮潜地点,我和阿伦一起跳入水中。不擅长游泳的我,死命抱住救生衣,比抱女友还紧,享受戏水之乐。如阿伦所言,海底充满五彩炫丽的珊瑚。珊瑚美景目不暇给,每当阿伦取出装着鱼肉的巨大海螺壳,数十种鱼类便一拥而上,令人大饱眼福。我们在第一个地点逗留半小时以上,心满意足的划下句点。回到水面上,老妈嘟嘟嚷嚷,抱怨自己独自待在海上很可怕,坐立不安,嘟嚷着不该来的。我极力忽略老妈的怒目斜视,前往下个浮潜地点。一会儿后,阿伦停船,对我耳语。

「这里水深不到两公尺,有超过数十只的鲨鱼和鳐鱼,是个让阿姨下水的绝佳地点!」

「哇!有鲨鱼!好多鲨鱼!」此时老妈大喊。

我顺着老妈的视线望去,在浅得可以见底的浅海里,有一半海水,一半鲨鱼。偶尔也会有鳐鱼游过。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我既感到神奇,又感到毛髮直竖。

「牠们不会咬人吗?」我心惊胆跳询问阿伦。

「对,绝对不会咬人,反而喜欢人类,会钻进潜水者怀中,不知道有多可爱呢!」

我先观望阿伦下水。令人万分惊讶的是,他一跳入水中,鲨鱼立即如跳舞般围绕在阿伦四周打转,丝毫不见任何攻击端倪。此时我才放下心中大石,跃入鲨鱼群之间。鲨鱼和鳐鱼争先恐后向我投怀送抱,惹人怜爱。老妈也鼓掌叫绝。水比预期中浅,双脚甚至已触及海底。终于有让老妈下水的藉口了。

「妈!妳也下来浮潜,水很浅,还可以和鲨鱼一起游泳呢!」

「不了,我纯欣赏就好。因为你够高,脚才能踩到海底,但我可能会沉下去溺死。」

「妈,只要穿上救生衣,想沉也沉不了。下来试试看。若发生紧急状况,老手阿伦也能在一秒钟之内救妳。」

「不要!太可怕了,我不要下去。」

《带妈妈去旅行》:让怕水的老妈挑战和鲨鱼共游 《带妈妈去旅行》:让怕水的老妈挑战和鲨鱼共游

我向阿伦挤眉弄眼。阿伦点头,同时窜向老妈,让她穿上浮潜装备和救生衣。原本放声大叫的老妈,终于露出无奈苦笑举白旗投降,不再抵抗,战战兢兢把脚伸入水中。阿伦捉住机会,猝不及防将老妈拉进水里。脚搆不到底的老妈大惊失色,气急败坏试图吶喊什幺,但嘴巴已经被浮潜设备塞住。如今,老妈吭都无法吭一声了。阿伦轻轻拥抱老妈,帮她把脸部浮出海面,进行基本的浮潜教育训练。老妈惊恐失措的表情,令我于心不忍,但我一靠近,阿伦就命令我先上小船等待,彷彿孩子哭闹着不要打针时,医生命令侷促不安的母亲到外面等候一样。

在船上的我,心境好比想用镜头把孩子的第一步记录下来的家长,开始拍摄这历史性的画面。阿伦紧紧捉住在水中挣扎的老妈,进行斯巴达式的教育,他似乎认为正面迎击恐惧才是上上之策,抓住老妈的后颈,把老妈压入水中。老妈惊慌失措地把脸浮出水面,阿伦攥住挣扎的老妈,朝我瞥来,把决定权交给我。

「阿伦!没关係,继续!继续!」

阿伦得到我的首肯,轻拍老妈,又再次把老妈的脸压入水中。我猛然想起一段童年回忆。国中时,我的数字概念特别弱,老妈为我请了如老虎般凶狠严厉的数学家教。每当我在数字间游移不定,家教老师便会放声怒吼,吓得我泪如泉涌。每次见我哭哭啼啼,老妈会请老师再严厉些,把我推进万丈深渊。此刻的老妈与那时的我身影重叠,我忍不住嗤嗤笑起。

如同我一步步拉近我和数字的关係一样,相信老妈很快也会拉近她和水的关係。稍微恢复理智的老妈,开始学会利用浮潜设备呼吸和潜水的方法,同时明白只要穿上救生衣绝不会溺水的铁律。她开始逐渐享受戏水之乐。阿伦捉住一头鲨鱼尾巴,塞入老妈怀里。鲨鱼在老妈怀中蠕动几下,便悠悠游离。接着,老妈又一把抓住鲨鱼尾巴,拥入怀里。老妈生平第一次浮潜,便取得从背面熊抱鲨鱼的惊人成果。在阿伦的保护下结束浮潜之乐的老妈,意气风发地爬上小船。

「妈,超有趣吧?海底很精采对吧?」

「如果你再这幺做,我真的要生气了。」

「哎,妳明明就玩得很开心。还熊抱鲨鱼,太了不起了!现在妳不怕水了吧?」

「当然怕!不过穿上救生衣后,觉得还可以,不会沉下去溺死。」

嘴上嚷着害怕的老妈容光焕发。最终,老妈透过旅行,又甩开了一项巨大的恐惧。一一击退日常生活中的恐惧,不正是旅行带来的妙趣之一吗?

我们结束旅程回国后,自二○一五年起,韩国人可免签入境贝里斯。

相关书摘 ►30岁儿子与60岁老妈的世界旅行:由墨西哥启航的中南美洲之旅

书籍介绍

《带妈妈去旅行(Ⅲ): 中南美洲我们来了,这次的队长是老妈!》,EZ丛书馆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太源晙
译者:熊懿桦

纵然已横跨欧亚非三大洲、两大洋,走访多处城市,仍满足不了老妈天生的旅游魂,睽违许久终于再次踏上旅程,这次,环游世界的最后一站,带着妈妈来到人称最危险、最神祕的「中南美洲」来了!

妈妈晋升为「旅游队长」,领着儿子勇闯沙漠、火山、森林、冰川,站在赤道上一口气横越南北半球、与鲨鱼一起游泳,遇上扒手损失惨重、想出门买晚餐竟遭亮枪警告,堪称旅游最高难度的中南美洲,母子俩也没在怕的啦!

甚幺?早有丰富旅行经验的母子竟在第一站就迷路?老妈勇敢尝试高空滑索,不料却卡在半空中动弹不得?不会游泳的儿子首度挑战潜水,声称担心的老妈却悠哉地在旅社吃饭?

旅游的美在于预想不到的意外,充满艺能感的母子档为旅行增添不少笑料,

不论是惊喜或惊吓,两人都能一笑搞定所有变数!

《带妈妈去旅行》:让怕水的老妈挑战和鲨鱼共游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