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合直航的开通,台南市政府为了让更多日本人认识台南,在大阪的中央公会堂定期举办一年一次的「红椅头观光俱乐部」活动,逐年累积了大量人气,参加者不只是来自大阪,其中也不乏来自邻近的京都府或其他县市的民众,相当踊跃。

红椅头,指的是台南小吃摊或庙会经常见到的红色塑胶椅,用台语发音就是âng í-thâu,看起来非常平凡不起眼,可是对台南人而言,是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使用到现在,跟日常生活密不可分,少了它就会觉得不自在,就像日本澡堂里不可或缺的黄色小脸盆一样。

「红椅头观光俱乐部」的活动固定在夏季举办,每年的主题都不同,每次都会从台湾空运将近一百张椅子到日本作为展示用,参加者最期待的就是红椅头争夺战──活动尾声让参加者免费带回家。每当主持人一喊「请大家搬走吧」,就可以看到许多人一齐冲向红椅头,瞬间就被抢光了。光是想像一人一手拿着战利品,搭上巴士或电车晃回家的景象,就让人感觉很不可思议,想必引起周遭日本人不少的注意吧。

二○一七年,「红椅头观光俱乐部」活动迈入第三届,我肩负着台南市亲善大使的使命,每年都会应邀到场演讲,每一次都被参加者的热情所感动,也真切的感受到日本人疯台南的热潮正急速上升中。以下便介绍几位透过活动认识的台南迷。

疯狂山本

三年内去了台南47次的日本人「疯狂山本」!《什幺时候去台南?一青妙的小

有位疯狂台南迷,三年内去了台南四十七次。他的名字是山本英直,因为访问次数过于惊人,所以热爱台南的日本人都称他为「疯狂山本」(Crazy Yamamoto),他也是我到目前为止认识的日本人当中,最常跑台南的人,无人能出其右。

平时是在大阪梅田地下街的喫茶店担任店长,一有休假就往台南跑,由于从事服务业,很难有完整的连续假期,所以他去台南几乎都是「弹丸旅行」(译注:弹丸旅行通常是指直达目的地,完成特定目的后就踏上归途,非常短期的旅行。很多时候是在车上或飞机上过夜。),来去匆匆。

对山本而言,他的最佳旅伴就是廉航,工作结束后,深夜从大阪出发,抵达台湾后直奔台南,旋风式玩完后,再坐一大早的飞机,回到日本后直接去上班。这幺精实的行程,即使是活力充沛的二十几岁年轻人也吃不消,可是现年四十三岁的山本,却常以这种方式一个月去两次台南,令人相当惊讶。

友人:「你什幺时候来的?」

山本:「今天。」

友人:「那什幺时候回日本?」

山本:「今天。」

「这是我在台南和懂日语的台湾友人经常出现的对话。」山本笑着说道。

山本的体型有点胖胖的,为人很随和亲切,感觉和台湾交通部观光局的吉祥物—喔熊(OhBear)有几分相似。

山本与台南的初次邂逅是在二○一五年一月,起因是他偶然在书店看到书柜上放的山崎达也《呷饱没?台南美食绘帖》(台湾角川)和我写的《我的台南》(联经),在那之前,日本对于台南的介绍是很零散的,因此被这两本书所吸引,决定去台南。

没有半个台湾人朋友,而且完全不会讲中文,山本带着书和行李就出发了,入住日本人经营的民宿哈木家,而且还特地去我书里介绍的马路杨槟榔店。

老闆杨桑说:「你肚子饿了吧?上车!」就用机车载着山本,带他去吃台南小吃和剉冰,还介绍了好几个观光景点。山本回忆道:「虽然语言不通,可是一起吃饭一起笑的感觉真的很棒。」也许是来到台南可以跳脱日常的忙碌生活,还有浓浓的人情味疗癒了他疲倦的心吧。这一趟台南之旅,让山本彻底爱上台南,之后一次又一次的重返台南,认识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了。

他开始学习如何租借机车,行动範围一下子扩大了。他不只去过离台南市中心有四十公里远的盐水,亲身体验全台湾最危险的祭典「盐水蜂炮」,连盛产凤梨的关庙,以及被称为芒果故乡的玉井等,也都有他的足迹。

三年内去了台南47次的日本人「疯狂山本」!《什幺时候去台南?一青妙的小

几乎每个月都到台南报到,持续了将近两年,有些小吃店的老闆都认得他了,还以为他就住在当地。偶然接二连三,他和前台南市长赖清德也在很多场合巧遇、合照,甚至一起登上报纸版面,看样子交情非常不错。我还以为,像他这幺常来台南,中文应该进步不少吧,没想到一问之下事实却完全相反。

他只会讲中文的「你好」、「厉害」,还有台语的「歹势」之类的,即使如此他还是可以很尽兴的享受台南的旅行。是什幺原因让他对台南情有独锺呢?

「我觉得在台南有人了解我,是可以让人放鬆心情的地方。」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什幺时候要再去台南?」他现在最大的困扰是廉航的深夜班机已经取消了,所以无法像以前那样当天来回。我听过很多大阪人说,台南跟大阪很像,包括小吃店的热情接待、人的个性、街道氛围……,都很相似。

「现在觉得借机车很麻烦,乾脆就买一台放在台南比较方便。」山本如此说道。我想,对行动派山本来说,那一天应该很快就来了吧。

本文摘自《什幺时候去台南?一青妙的小城物语》

三年内去了台南47次的日本人「疯狂山本」!《什幺时候去台南?一青妙的小 

三年内去了台南47次的日本人「疯狂山本」!《什幺时候去台南?一青妙的小

 

  有点台,又不会太台的台日混血作家一青妙,
  明明是基隆爸爸×日本妈妈,小时候在台北和东京成长,
  为什幺她来到台南却像「回家」?
  连着作改编电影《妈妈,晚餐吃什幺?》老家场景都选在台南拍摄。
  因为,台南的大街小巷有家的味道,让她回忆起住在台湾的童年时光。

  刚开始,她连「高铁台南站」跟「台铁台南站」都分不清楚,
  到现在闭上眼睛脑海中都能浮现街道的样子,
  还能像个正港台南人,跨上机车在巷弄间的捷径穿梭自如。
  爱上台南后,愈是探索愈着迷。
  原来台南的食衣住行育乐,与日本竟有如此深厚的连结,
  看似杂乱无章的街景中,蕴藏了满满的故事和惊喜,
  难怪愈来愈多的日本人爱上台南,一去再去怎样都玩不腻。

  你有多久没去台南?
  去日本的次数跟频率,是不是早就超过台南了呢?
  跟着一青妙的脚步,现在就出发!
  细细品味,重新爱上这个你所不知道的「日式」台南吧! 

出版社:天下文化

作者:一青妙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