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人,就是不在乎他是谁,不问为什幺,但是要继续相爱,至少要具备两个理由:他让妳觉得自己很好,而妳对他也是如此。

对于「让他觉得自己很好」这点,妳还有点把握,因为他在妳面前总是这幺骄傲,这幺自信,好像,一点都不害怕失去妳。

可是爱着他的妳,却愈来愈觉得自己很糟。

每次争吵,他毫不在乎地打电动、看电视,非得妳先低头不可;他的手机里出现不明的暧昧简讯时,妳不敢理直气壮地询问他,就怕触怒他,换来一句「喔!不然分手啊!」;或是生理期时,想拜託他买碗红豆汤给妳,他却认为和朋友们出去夜唱更重要。

和他在一起,妳的价值,就好像通货膨胀时的货币,愈贬愈低。

打从一开始,他就开宗明义地告诉妳,他有他谈恋爱的方式,如果不能接受,就不要在一起,妳接受了,但是承受了一段时间之后,妳想问的是,这就是爱妳的方式吗?

他生日那一天,妳精心準备了手工卡片,还有省吃俭用买下的,他想要很久的礼物。

为了那张卡片,妳不知道跑了几趟材料行,熬了几个不眠的夜晚,完成的时候,妳翻来覆去地看,有点佩服自己,每天都期待将卡片送到他手上的那一刻,期待他的笑脸,期待他会感动。

收到卡片和礼物时,他的确是笑了,但妳很明显看得出来,他对那份礼物偏心,是那份礼物让他开怀,他兴奋地亲了下妳脸颊,然后就忙着把玩他的礼物,对那张载满妳心意的卡片,他只是匆匆一瞥。

妳是有点失望,可是妳想到他的笑脸,也喜不自禁了。

几天后,妳整理家里时,在垃圾桶里发现那张皱巴巴的手工卡片。

那一瞬间,妳觉得自己的心,跟垃圾桶里的卡片一样,被揉得皱巴巴的。

奇怪的是,妳似乎也不生气,不生气他不珍惜,更多的是伤心,却不是伤心他糟蹋妳的心意,反而伤心也许是自己做得不够好,他才不那幺珍惜。

回想起来,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妳一心一意,专注地作着那张卡片时,一边想着他惊喜的笑脸,一边觉得这段感情,仍有余温。

让妳最开心的,不是他的存在,而是妳对他的想像与期待。

更正确的说,应该是,妳对爱情的想像与期待。

只因为有一个人在,妳就以为有爱情,没了他,爱情似乎不复存在。

妳害怕的不是没有他,而是怕,没有他,就等于没有了爱情。

很多人劝妳离开,劝妳分手,妳试着说服他们,说他没这幺坏,只是不习惯把女友捧在手心上,那样的恋爱。

那时候,妳还不明白,有些人爱妳,会让妳觉得自己很好,所以妳离不开,也不想离开;但有些人,让妳觉得自己很糟,所以妳离不开,却是不敢离开。

他的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彷彿都在告诉妳,妳没有被爱的资格;可是偶尔他也会疼爱妳,抱抱妳,令妳忍不住在心里想,妳这幺糟糕,他还肯这样对妳,让妳是他的「女朋友」,那就代表他真的很爱很爱妳。

愈这样想,愈不敢离开,就怕与这唯一的机会失之交臂,在他身边愈久,妳总会反反覆覆看轻自己,责问自己为什幺不够好,不能让他情不自禁地打破习惯的恋爱方式,一反常态地深爱妳。

尤其当妳知道,他过去的恋爱经验中,也曾投入全部的心力后,妳只能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更坚定地认为是自己不够好,才不足以唤起他的激情与疼惜。

对于他的态度,妳想了很多很多种理由,想了很多很多改进自己的方法,就是不敢想到一个可能──他根本不爱妳。

没有一个人,会希望自己真心爱着的人永远那幺卑微、不堪、没有可爱之处。

妳看不清这一点,就会看轻自己,觉得这世界上除了他之外,没有人会愿意爱妳。

他的确不坏,只是不爱妳而已。

不爱妳,不是条重罪,但要当妳的男朋友还不爱妳,就不应该被妳默许,而妳不爱自己,更不应该被允许。

也许,当妳看清这一点,离开他时,还是会伤心痛苦,可是这份痛苦如此自由,妳再也不用任凭他让妳一次次失望,一次次唾弃自己,妳虽然伤心,却能自由地选择一个让妳真的觉得自己很好的人在一起,选择用自己渴望的方式被爱。

妳看清他,不是为了恨他,是为了把一直以来追着他的眼光,放回自己身上,看重自己,保重自己,不再害怕从此没有被爱的机会。

本文出自《再见,或再也不见之后》人本自然出版

看清他,才不会看轻自己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