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编辑与作者为你挑片,写影评也写生命故事,看见镜头下的缩影人生。细看《发条橘子》,当正义与权力挂钩,会不会我们想像的正义其实很暴力?
 

【为你挑片】《发条橘子》:我们对正义的想像,其实很暴力?
《发条橘子》剧照

《发条橘子》这部电影相信大家不陌生,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无非是开头主角的装扮,以及他跟狐群狗党姦淫掳掠的过程。但其实这部片最大的爆点不是在于开头的姦淫掳掠、各种暴力以及医院折磨人的镜头,而是在于后半段,当我们看待主角的遭遇,我们要思考所谓的「正义」与「政治」是什幺。我认为这部片之所以是为「禁片」并不在于本片对于暴力和色情的描写有多浮夸,而是在于本片上映的年代,人们对于正义和政治有没有更深一步的思考,才能谈这部电影到底是不是「禁片」。(推荐阅读:《猎杀星期一》:每一天,你都真实存在吗?)

于是我们来谈一下本片关于「正义」与「政治」方面的反思。

【为你挑片】《发条橘子》:我们对正义的想像,其实很暴力?
《发条橘子》剧照

首先,什幺是正义?片头一开始轮姦那场戏就可以看出来一般大众对于「正义」的单纯想像——有女孩子被流氓脱光衣服并推倒在床垫上了,就在女孩感到无助时,另一批流氓(也就是主角群)用更强劲的武力去制服那本来要轮姦的那六名流氓——这是我们一般人对于正义的单纯想像。另外在主角藉由撒谎来达成闯入民宅姦淫掳掠的目的,也显示出人们对于「需要正义」的人的预期反应,以及对于「正义究竟是不是应该要去反应」这个问题,给观众提出一个问号。(推荐阅读:致大人心中的少年!他们在毕业前一天爆炸:我的正义是怀有善良)

对于正义的单纯想像,直到主角在监狱中受到感化,以及到医院接受「特殊疗程」之前后,这里对于正义的想像一直很符合人们心里的期待,可是当你看到主角被治疗后被家人冷落、被成为警察的「前兄弟」施虐,到「受害者」作家先生复仇,并加以利用成为实践自己政治目的的工具。从这里开始,导演对观众提出一个深深的质疑:「所谓的『正义』究竟是什幺?」如果「正义」是要实践人对公平的预期,那幺主角之后的遭遇就竟是「报应」还是「需要正义」?

【为你挑片】《发条橘子》:我们对正义的想像,其实很暴力?
《发条橘子》剧照

这里,是关于正义的部分,而正义与政治,基本上也有其密不可分的关係。

本片所讨论的政治观,打从片头一开始的酒吧我们就可以看出人与人之间的权力关係。首先,酒吧的桌子以及倒酒(其实是倒牛奶)的器具是以女体作为形象,作为「服务男性(或人群)」的「器具」,光是从这一场戏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在主角的世界里,男与女本身就呈现男尊女卑的状态,更不用说侵入民宅后,藉由打残作家先生以及污辱其妻子来展现自己在性别上的优越性,以及政治方面的权力。(推荐阅读:奈及利亚作家 Adichie:「我是女性主义者,因为我们值得一个更正义的世界」)

当然,从开头到主角用利刃使「兄弟们」屈服之前,这里所展现的政治观其实非常原始,意即「只要我有力量,我就有权力」。然而到了「特殊疗程」的验收;被成为警察的「前兄弟」藉由公权力在山上施虐;以及被拥有话语权的「受害者」作家先生利用,成为打击政敌的政治工具,在此我们可以看出当政治发展到现代,「政治力」已经不再是单纯武力之间的比较,而是在于谁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可以解释什幺东西?谁有更大的群众力量或者是国家赋予的特权(公权力)可以对任何人做什幺?

于是从开头最原始的暴力,到后面用话语权解释的暴力,我们不难从中看出,其实所谓的「政治」无论发展到什幺形态,它始终都是一种暴力。而当我们在谈「正义」时,我们谈的不只是政治力量能不能为自己做主,而是我们或许更期盼将别人施与给我的政治暴力反弹在他们身上。

【为你挑片】《发条橘子》:我们对正义的想像,其实很暴力?

就如同许多限制级电影一样,当我们看到电影用「限制级」作为卖点行销的背后,我们看得其实是一个在普遍不过的问题,就是无论这部电影究竟多儿少不宜,不可否认正义与政治是只要身为一个文明社会的人都会遇到的问题。而如何将人与人间的正义以及政治到一种平衡的地步?可能需要更进一步了解人与社群的複杂性,才能像片尾中,男主角与女配角在众人的鼓掌中愉悦的翻云覆雨一样,让人际间的关係不仅止于暴力,而是呈现一种相对和谐的方式。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