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的梦想与梦碎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若依地方法院处分书内容来看,因为打假球而被职棒联盟终身放逐的曹锦辉,委实可恶。他不是白手套,没有放水的犯罪证据。可恶的,不是他喝花酒,接受组头性招待,也不是他人气旺,或者他是周美青看球所挺的象队投手,而是,如果(必须强调这两个字)检察官的叙述没错的话,曹锦辉返台,不是什幺如他口中的回馈乡里,贡献所学,而是以打假球为志向。

依据处分书所载,曹锦辉于 2008 年底返台后,「即到处找寻赚钱及打球之机会」。

寻找打球之机会,是球员的天职;想赚钱,是人的天性。可惜曹锦辉误入歧途,一回台湾就和组头与白手套勾搭上了。先是 2009 年初,认识因为涉及米迪亚暴龙队假球案而被起诉的林秉文。曹锦辉与林秉文数度流连于各大酒店,曹锦辉带酒店小姐出场,所有费用都由林秉文埋单。

之后曹锦辉询问林秉文,帮忙打假球可拿多少钱。林秉文说,先发投手每场假球代价是 100 到 150 万元,曹锦辉要求先拿 100 万元,且要求放水的场次,林秉文必须帮他下注 200 万元,让他一鱼两吃。

林秉文有案在身,不敢玩。后来,曹锦辉认识另一组头蔡政宜。蔡政宜拉拢曹锦辉,曹锦辉不置可否,为了说服曹锦辉,即不断邀请他上酒店,提供性招待。

检察官把曹锦辉接受吃喝嫖的时间、地点,如何一伙人在鹅肉店餐叙,如何转战汽车旅馆、酒店、KTV;与组头见面后下一次出赛,曹锦辉如何恰好失常被打爆,相关的投打对决内容等等,一一记载,丝丝入扣,鉅细靡遗,像跟拍的录影带播放在我们眼前。

显然曹锦辉打假球的意愿强烈,只欠行动。讲好的两场(至少这两场),一因莫拉克颱风,比赛取消,一以配合的球员人数不足,取消。

可见放水有心,却无事实。依法律,念头有了,工具準备好了,只要没开始做就是无罪。而曹锦辉没做,所以不起诉。

曹锦辉、谢佳贤是最近的一波假球案中,贪于酒色,却因假球没打成而在法律上获全身而退但被棒球界宣告永不录用的两位明星球员。张誌家、陈致远,则是唯二因为死不认罪,被起诉、判刑的明星球员。其他的,不管是白手套或配合放水的,不管恶行多重大,只要乖乖认罪,钱吐出来,就获缓起诉,一天牢饭都不用吃。这种司法怪现状,等于毫无喝阻力量,而在台湾职棒打球,举世罕见的劳资极度不平等,球员缺乏保障,不安定感强烈盖过荣誉感,打假球会杜绝,才怪。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